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好友还原陈忠实:爱看足球赛 将文学看得很神圣_www.zghy666.com / 内容

好友还原陈忠实:爱看足球赛 将文学看得很神圣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25 04:52|来源:www.zghy666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好友还原陈忠实:爱看足球赛 将文学看得很神圣

(原标题:好友还原陈忠实:爱看足球赛将文学看得很神圣)

资料图:陈忠实田进摄

《白鹿原》纪念版书封人民文学出版社供图

中新网北京4月30日电29日,著名作家、《白鹿原》作者陈忠实因病辞世,作家贾平凹、导演王全安等各界人士纷纷悼念。29日下午,陈忠实生前好友、作家白描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表示,听到陈忠实去世的消息特别难过,“他平时爱好不太多,就是喜欢看足球赛、练习书法。他将文学看得很神圣,生活中怎么都可以凑合,文学上绝不能凑合”。

白描第一次与陈忠实见面,要追溯到1974年。他回忆道:“当时我们都已经开始写作,是在一次活动上认识的。1975年下半年,我和路遥都被调到《陕西文艺》(即后来的《延河》杂志)当编辑,忠实(即指陈忠实,下文同)还是作者,打交道的机会就多起来了”。

“没过几年,我被调到陕西省作家协会;忠实也调入其中成为专业作家。我们住在同一个院子里,既是同事又是邻居,交往越来越多。我们很谈得来。”白描表示,“就是我后来调到北京,只要回陕西肯定去忠实的办公室聊天,一聊就是半天”。

平时,陈忠实爱抽烟喝酒,也爱看足球赛,还喜欢练习书法。白描介绍,当时几个朋友总是凑在一起看球赛,“我有时出差带一些古巴雪茄之类的烟给忠实。他专抽雪茄:倒不是因为讲究,而是认为那种烟抽了不咳嗽”。

“到了晚年,忠实并不常在办公室呆着,而是会躲到‘工作室’,那是为了躲清静、写东西,要不然找他的人太多了。对作协的工作他还是相当负责的。”白描说,陈忠实很厚道,一般情况下不与人争长短,一些矛盾性的东西能回避则回避,更不争名夺利,“这么好的一个人突然去世,太令人怀念了”。

在陈忠实的诸多作品中,出版于1993年的长篇小说《白鹿原》极受关注,在出版后的二十多年时间内,先后被改编为多种艺术形式。对该书写作的来龙去脉,白描也十分清楚。他说:“1985年,我是陕西作协书记处书记,分管青年作家培养工作,当时陕西中短篇小说创作很有声势了,路遥、贾平凹都准备写长篇;但到了动员忠实的时候,他答复‘先不写’。”

“直到忠实写出了一篇作品,里边的一个人物唤起了他写长篇的念头。”白描评价道,陈忠实是个“心劲儿很高”的人,定了目标就一定要实现,“用他的话来说,就是50岁之前,要写出一本‘死了能当枕头’的东西:不光有厚度,还得有份量”。

就这样,陈忠实开始了《白鹿原》的写作,为了排除干扰甚至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。据白描介绍,那几年陈忠实一直躲在乡下,一心一意创作。

“他不愿意搅合到机关的事情里头去,也不愿意多谈写到了什么程度。有时会悄悄回来一趟,拿点妻子给轧的面条或者蒸的馒头,搁在乡下的冰箱里,平时就下面条、馏馒头吃。”白描叹气道。

但只要陈忠实回西安,一定会到白描家,或者把白描叫到家里来,两个人一起喝点小酒,聊聊天,谈谈这段日子机关发生的事情。在白描看来,陈忠实的意志力超强,“最终,他给读者带来了《白鹿原》”。

到了晚年,陈忠实虽然没再写出像《白鹿原》那样轰动一时的作品,但仍然写了不少品质相当高的短篇小说与散文。《陈忠实文集》责编刘稚曾对中新网记者说,陈忠实是把文学当成了事业。

“忠实确实把文学看得很神圣。他在生活中怎么凑合都可以,但在文学上绝对不凑合。”白描很是钦佩陈忠实这种严谨的创作态度,“后来他生病了,才不怎么谈文学创作了,健康为上”。

白描最后一次见到陈忠实是两年前,已经不太记得谈了些什么。他说,陈忠实前前后后病了得有一年多,“他得了舌癌,不愿意住院。白天就去医院放化疗,然后回家。那个时候我们也经常通话,他情绪还不错”。

“生病后他说话很困难,我就给他发短信。大约3个月前吧,我联系他,没想到他直接给我回电话了。”白描说,“忠实告诉我,自己打的那种增强抵抗力的药物效果还可以,两天一针,他觉得自己状态不错”。

但白描怎么也没想到,陈忠实这么快就离开人世,“他走得太突然了,临终前没去看他,我很后悔、很遗憾”。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