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·设为首页
首页首页 / 我是最后一任县邮电局长_www.zghy666.com / 内容

我是最后一任县邮电局长

作者:尹力|时间:2016-09-29 04:33|来源:www.zghy666.com资讯网|评论数:|字号:[小] [大]
核心提示:我是最后一任县邮电局长

(原标题:我是最后一任县邮电局长)

我是我们县最后一任县邮电局局长。说来很是遗憾,随着邮电分营,县邮电局一分为二后,我这个县邮电局局长由组织上安排,回到家乡当了电信局长,那是1998年。

1970年,我参加工作进入当时属于军管单位的家乡电信局,1972年邮政局、电信局合并为邮电局,我成了邮电员工,后来被组织上安排到外地工作。没想到,28年过去,回到家乡我进的还是电信局,不禁感叹历史常有惊人的相似之处。

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,我知道,这叫波浪式前进,螺旋式上升。合,是经济形势的需要;分,亦是社会发展的必然。历史绝不是简单的重复,想想也真是这样。我1970年入局当报务员,电报是有线莫尔斯。八一型无线电台是应急通信用的,每天定时联络,也是用莫尔斯信号。电话是磁石交换机的,要由人工接线。1998年又一次入局时,移动分局局长兴奋地告诉我:门前卖盐水鸭的用上大哥大啦!而到了如今的2016年,通信业这样发展壮大的情况,很难想象在当时的邮电体制下能够实现,所以,我比较佩服当年的决策者。

尽管行业一再拆分重组,但在邮电系统摸爬滚打了几十年,我始终认为自己是个邮电员工。对所有带有邮电印记的东西都感到亲切。记得几年前到邻省某市,看到“市邮电局”的牌子赫然挂在某单位大门一侧,我兴奋不已,招呼同伴:“快快,帮我照一张!”

老邮电了,家里少不了的是邮电物件,绿色邮电服、绿色邮电自行车、电话皮包机、常熟k4电键等。虽然很多东西已经很有些年头了,但我总舍不得扔掉。有一顶大盖帽,是和邮电服配套的,绿得可爱,我和老妻商量,如何处理?扔掉可惜,留下来有点儿尴尬。老妻故作深沉地笑笑,没有表态。

还有许多邮电书籍,人民邮电出版社出版的,技术的、业务的、管理的,占用了我整整一个书橱。近日翻看了一下,内容大部分都已过时,实用性不大了,但那是一段历史,我心想,就留在我这一代做个纪念吧。

最好的当是《人民邮电》报。拿到报纸,报头大红色的毛泽东题字“人民邮电”映入眼帘,让人倍感亲切。当然,文章内容当年也总是让我手不释卷。有时将报纸铺开,大红报头在左上角,人伏在报纸上面阅读精彩内容,似乎有一种江姐绣红旗的感觉,浑身充满了正能量,对邮电再创辉煌坚信不疑。《人民邮电》报的这个报头就是一面红旗,它将邮电人召集在其麾下,一声号召,大家随着时代的潮流一齐奋进。

现在,我对路上的绿衣使者还要多看几眼;几十年的集邮爱好兴趣越发浓厚;对邮政、通信各企业的经营发展情况都极为关注;与以前的邮电老同事保持密切联系;至今还用着电报明码输入法打字,当用阿拉伯数字组合打出汉字时,就如同在2016年与上世纪70年代之间穿越……我知道,这是一种情结,一种永远挥之不去的深深的邮电情结。

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以后中国大陆还有可能出现邮电局长这个职务吗?还秉承“迅速、准确、安全、方便”的邮电服务理念吗?我不知道,但我希望有这个可能!虽然分分合合,合合分分,但我相信,只要我们每位邮电员工担负起历史的责任、时代的使命,邮电精神的光芒就永远不会熄灭。

(原标题:我是最后一任县邮电局长)


  • 支持

  • 高兴

  • 震惊

  • 愤怒

  • 无聊

  • 无奈

  • 谎言

  • 枪稿

  • 不解

  • 标题党
责任编辑:影

网友评论

本周排行

图片新闻

焦点关注